婷婷姊姊1-3 - 91微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婷婷姊姊1-3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2ee.com 加入收藏夹!


婷婷姊姊

作者:不详 字数:1.1万

(1)

「起身啦,大赖虫。起身啦……」

我微微张开眼成一线,见到婷婷二姊正用力推着我,婷婷二姊在连身长睡裙 的紧裹下,她苗条而玲珑浮凸的美好身段表露无遗,惹人遐想。五官的线条更清 晰得令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美目深嵌在秀眉之下,两片洋溢着贵族气派的香唇 紧闭着,呼吸轻柔得像春日朝阳初升下拂过的柔风。

怎样形容婷婷二姊的美丽呢?她的美丽是很普通的美丽,但从骨子里散发出 的媚味,一定可以倾倒众生。微丝细眼配着多肉而美丽的双唇,可以令人立刻幻 想起她在床上的媚态。

婷婷二姊的美丽和媚是来自她的母亲(拉姑)的。可能大部份人都见过我的 家庭成员,在很多年前,每当新年,她们都会在香港电视和报章里恭祝各位新年 快乐、新年健康等等……但每次出镜都只得父亲、妈妈拉姑,大哥停蜂和婷婷二 姊,而我每次都在背后看着,妈妈拉姑向我解说是希望我能快乐和平淡地成长, 大哥和婷婷二姊公开身份都是那个花心的父亲错误的决定,所以他们经常为这吵 得面红耳赤,后来还因这而离婚。婷婷二姊和我都跟妈妈在加拿大定居,而大哥 在香港发展事业。而我的身分亦从未公开,只是她们圈中的朋友知道。

「起身啦,大赖虫。起身啦……」姊姊在我耳边叫着,她性感的檀口不断喷 出热热如兰般的香气,喷到我的脸上,十分醉人。

我假装未睡醒,右手推在她修长和幼滑的大腿上并说:「不要吵!」

但我的手仍然继续来回抚摸,姊姊像突然发觉我已是长大了的十七岁美男子, 因从我的手掌抚摸时传来浑身阵阵酥麻快感冲击着她,姊姊俏脸变得酡红,媚眸 半闭,樱唇微张还发出美妙的低低呻呤声。

姊姊的媚眼望到我的小腹位置在被里凸起一个小山幽。

姊姊立刻红着俏脸,双手用力紧握着我的颈子大声叫:「起身啦,大顽皮。 起身啦……」

「醒啦,咳……咳,没气啦,咳……」我惨叫着。

婷婷姊姊啐了一口「讨厌」,就离开了我房间。

我自小就和姊姊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是姊弟亦是好朋友般亲蜜,无所不谈, 她的私人感情无论开心或伤心都和我细诉。她在记者前总是冷冷的,从报章的相 片里,她那具倾国倾城的绝美之姿,总是全身上下透出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冰寒意 韵,委实美极冷极,但在我面前永远都是温柔可爱的姊姊。

近来,大哥和比他大十多年的菲菲拍拖,菲菲的真人比上镜漂亮很多,大大 眼睛的样子各位都应知怎样的了,还有一对因生育过后而变得饱满又膨胀、粉嫩 雪白的乳峰,修长的脚足有四十寸和林志铃一样美丽诱人。她的歌声非常甜美, 经常猛自哼歌「菲自由……菲自由……」,十分可爱。她的大眼睛和婷婷姊姊的 微丝细眼各有特色。

对年轻的我来说,她全身散发着成熟诱人的味道,令我无时无刻地用眼欣赏 着她。

她经常来我家作客,已跟大哥叫拉姑为妈妈,我亦和姊姊叫她作大嫂,像一 家人般生活。菲菲大嫂待我像小弟弟一样爱护,唉!为什么要待我像小弟弟一样 呢,我只是少大哥几年,应待我像……嘻嘻!

今天从香港传来大哥与靓女柏芝在泰国给记者偷拍到她们拍拖亲热的照片, 我们都大吃一惊,但用尽方法亦未能联络上大哥与菲菲大嫂了解实况。

多天后的晚上,终于接到菲菲大嫂的电话,原来她一样找不到大哥,只有带 同女儿到加拿大等他。因为要避开记者,所以入住了一间三星级酒店。

刚巧家里煲了汤,妈妈叫我带给菲菲大嫂喝,亦命我好好安慰她,因妈妈知 道大哥是像父亲一样花心的。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安慰她的……

酒店里,她的女儿已睡了,而菲菲大嫂像没了灵魂般,双眼空洞无神。

我用尽好说话亦未能令她心情好转,只是坐在床边的地毡上慢慢地喝着红酒, 双脸因微醉而变得通红,大眼睛水汪汪的,微醉的红潮传到一双粉嫩雪白的乳沟 上,从白色短睡裙露出一对线条忧美雪白的大腿和小腿,配合着雪白、修长和整 齐的脚指,真想狠狠地痛吻一番。丰满的双胸随着呼吸一高一低地起伏,真想用 手捏玩过够。

菲菲大嫂因怕吵醒女儿而低声地说:「我是不是老了,不敌后生女了?」

我连忙说:「不是不是,大嫂在我心中是最美的,没有一个女孩能代替!」

大嫂吃吃地笑:「真的?」

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表情,她双脸立刻变得更加通红和勾了我一媚眼。但随 即再次跌入沉思中,再次显得伤心欲绝。

我提意不要只喝酒,可以搓枚玩而可以忘记一切不如意的事。

菲菲大嫂:「好呀,你大哥经常和我玩蜜蜂枚的,但记着要细声点,不要吵 醒我的女儿。」

我们坐在地上细声并忘形地玩着,大嫂因多次忘形而令到动作过大,给我看 到睡裙下的美景,白色可爱的小内裤包着胀卜卜的阴户,还有两三绦顽皮的小阴 毛跑了出来。

我给这美景迷住了,肉棒不受控制地在裤子下胀大,大嫂好像亦留意到,有 几次目光停留在它里,她俏脸变得更酡红和艳丽。

突然见到她的女儿转身换了个睡姿,大嫂和我都吓了一跳,我们立刻不作一 声但仍玩着,我们看着互相的嘴形而估着各自的指令,此刻真是无声胜有声。

我看着菲菲大嫂娇艳可爱的小嘴的每一个动作,洁白的贝齿和可爱桃红的小 香舌都令我热血上升,肉棒不断地胀大向她致敬。

可能喝了酒,我的胆子比平常大了不知多少倍。当大嫂做一个嘟起小嘴的 「蜜蜂枚」动作的时候,我终于失了理智,迅速向前吻住了大嫂的香唇,舌头顶 入她的口中。

大嫂给我的突击吓呆了,任我的舌头纠缠她的小香舌。

我吻了没多久,大嫂突然用力推开我并气喘地说:「不可以这样的呀,你是 叫我大嫂的呀。」

我说:「大嫂……菲菲,我爱你呀(十多岁都懂爱?),我己为你着迷,无 论你的每一个动作、表情、美貌和你甜美的歌声都已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

大嫂:「但我是你大嫂呀,你大哥……」

我打断了她的话:「大哥现在可能和柏芝在床上呀。」

大嫂听到我的说话再一次呆了,我衬她呆呆没思想的时候,再一次迅速向前 吻她,大嫂这次没有推开我,但紧闭着樱唇,咬紧洁白的贝齿不让我的舌头进入, 我只可轻舔着她薄薄的香唇,大嫂的香唇软软的还带着一丝丝清香和唇膏味。

我感到大嫂开始呼吸急速,心跳加急得卜卜声,那一对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 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从菲菲大嫂可爱的小鼻子呼出的香气带有一丝丝酒香和成熟美人的独特香气, 我忘情地用力吸着吻着。

我双手轻抚着大嫂雪白的颈项,慢慢向下滑落,双手到达大嫂隔着睡裙浑圆 的双峰,突然用力一握。

大嫂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给我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 娇羞无限。

「啊……不……」

一个「不」字还未说完,我的舌头立刻探入她的口中,追逐着她的小香舌。 热吻和爱抚好像击溃了她的理智,大嫂开始慢慢地回应着,我疯狂吸吮她口腔里 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

大嫂开始热烈地回应着,纤纤的双手伸到我的背后紧抱着我。

每当我的舌头伸过去时,她的身体就开始不安地扭动,不断地摩擦我的身体, 双手在我的后背来回抚摸,似乎在鼓励我採取更直接大胆的行动。

我们吻得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被此的嘴唇。

大嫂双脸酡红,一双美眸如梦似烟,带着迷纲。

当我想解下她睡裙结带的时候,大嫂立刻捉着我的手并说:「不……不要… …」

我在大嫂耳边细声地说:「放松,不要吵醒囡囡。」

然后大胆地将鼻子贴近大嫂的酥胸,深深吸入几口芬芳的乳香后将手滑移, 将那浑圆、弹力十足的乳房隔着睡裙轻轻抚摸一番,虽然是隔着睡裙,但是我的 手心已感觉到睡裙那娇嫩的小奶头被我爱抚得变硬挺立。大嫂那欲闭微张、吐气 如兰的诱人樱唇,在桃红的唇膏彩绘下更加显得娇艳欲。

我们双双倒在地下,我的手微微加力,用力地揉搓、挤压,同时起劲地吮吸 大嫂的小嘴,身体来回摩擦她的肌肤,刺激她的感觉,很快就使她呼吸加重,动 作也狂暴起来。

随着我在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揉搓,大嫂感到一丝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 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我得寸进尺,摊开手掌心往下来回轻抚大嫂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 住,将手掌伸入她的睡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大嫂的美臀。我爱不释手的 将手移向前方,轻轻抚摸大嫂那饱满隆起的小穴。

「啊……」

大嫂肉缝的温热隔着三角裤藉着手心传遍我的全身,有说不出得快感,肉棒 兴奋胀大得微痛,它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大嫂默默地享受着被我爱抚的甜美感觉,尤其她那已经十分湿润的小穴,被 我的手掌抚摸时浑身阵阵酥麻快感令大嫂发出美妙的呻呤声。

我兴奋地继续挑逗着身下这绝色娇美、清纯可人的俏佳人,不知什么时候, 我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团三角底裤已濡湿了一小团。

我用手将大嫂的小内裤向下褪。

大嫂急喘着用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我这个全身欲火的肩膀并紧张地 说:「不……不要……」

我并没有理会她,褪下小内裤立刻见到黑毧毧的毛和像两块盛开的粉红色花 瓣,我用手指拨开两片大花瓣后,看到了小阴唇中夹着的阴道,还有那粒在小阴 唇上面的阴蒂。啊!好迷人呀!我情不自禁地伸出头去,贪婪地舔吸着大嫂的大 小阴唇、阴蒂、阴道口、尿道口,甚至大嫂那像菊花的屁眼。

大嫂低吟地说:「啊!不可以碰那里……啊!」

但她的淫液不受制地大量涌出,我亳不浪费地吸吮着,啊!那是混合着明星、 歌星和大嫂身分的味道。

我同时又把手指伸进阴道里去进进出出,有时则轻捏那突出的小肉芽,这些 技巧我都是从bt下载的成人片学的(因我还是处男)……大嫂初时还想用手阻 止我,可怎么也无力把我的手抽出来,大嫂完全失去了主动地位,因从胯下蜜穴 传遍全身的那阵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简直击溃了她的理智。

我起身褪下裤子,大大的肉棒立刻怒纵而出。

大嫂吓了一跳并低呤道:「不要……很……很大啊……」

我伏下身子继续热吻着她,我把大嫂一双粉雕玉琢的美腿分开,用紫红色的 大龟头轻刮与撞击她粉红色裂缝裂及那小肉芽若干下,蜜汁淫液如缺隄潮水般浸 湿了我整根肉棒,俏脸酡红的大嫂轻轻低吟着:「不要……不要,我是大嫂啊… …」

理智叫我不用理会大嫂的请求,将肉棒不断赏试插入她的小穴,但十多次都 未能成功,急得我满头大汗。

大嫂脸红红轻轻说:「你是处男?」

我无奈地点一点头,我见到大嫂嘴角牵起一点邪笑,樱唇再吐出「不要…… 不……嗯」的话,但我感到大嫂的纤长玉指轻扶着大肉棒对准她的小穴口。

我二话不说,大龟头得到大嫂的帮助,猛然破穴而进、一时水花四溅、肉棒 突入层层嫩肉的包围而直达阴户的尽头,顿时,我大部份肉棒即被圈圈嫩肉包围 吸啜和紧箍着。

啊!实在大舒服啦,我的第一次啊!

我本能地开始不停的缓慢抽动,大嫂双手用力按下我的头,热烈地深吻着我, 可爱的小香舌不断地伸入我口中,我亦舆奋地回吻着她,不断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我在大嫂极度迷失和快感当中,轻轻地解开了大嫂的睡裙。

大嫂那对骄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不坠、雪白细腻的乳房欣然弹了出 来,那种美令我看得目瞪口呆。

胭红色可爱的小两点在乳峰上微微的颤抖。我立刻伸出舌头细心地呵护它们, 忘情地吻、舔过够。

大嫂美艳媚荡的小嘴急速地呼着气,见她星眸半闭,红唇微张,性感的檀口 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

成熟美女的腿和脚掌是特别优美的,我开始不停急速地抽动,一面用五根手 指插入大嫂圆润的秀美白嫩的玉脚趾缝中,紧握住她的脚掌,还举起她一条曲线 优美的玉腿,用舌头在大嫂洁白细长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粉红色透明 的可爱小脚甲亦给我细心地舔舐着。

我伏在大嫂身上急急用力抽插着,大嫂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 紧紧勾住我的腰身美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肉棒的研磨,大嫂已完全陷 入情欲的深渊里,甚么大哥、女儿在旁等的道德完全抛绪脑后。

大嫂的指甲都掐进了我的肌肉里。大嫂伸直了脖颈,头急剧地左右摆动着。 她露出希斯底里咬牙切齿的媚态,还发出诱人的呻呤和细细地哼着她的首本名曲 「菲自由……菲自由……菲菲不能自控……而菲自由……」,一下比一下重,一 下比一下深,「卜滋,卜滋」的两性器官的撞击声、令大嫂用手掩着檀口免得销 魂的叫床声惊醒床上的女儿。

大嫂在无声的快感中,突然大量刺热的阴精洒在我的肉棒上,阴户内的礔肉 一吸一紧地挤压着我的大肉棒,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令感到我的阴囊开始沸 腾,箭在弦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阴茎开始颤抖,大嫂显然也注意到了。她 拼命地将美臀上下扭挺以迎接我最后的洗礼。

大嫂拚命地伸出小香舌和我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缠。我终忍不住一阵快感传遍 全身,把肉棒再用力地抽插几下,一抖一抖的射出了大量精液。

滚热的精液打在大嫂的阴户里,为她带来了另一次的高潮。

当我们渐渐从激情中平复过来时,我与大嫂无言的躺着——享受着高潮后的 余韵。

「大嫂舒服吗?」

「嗯……」

「我和大哥有分别吗?」

大嫂脸红红的说:「你那里大……大很多呢!」

「真的?」其实我是很有信心的,它怒胀的时候足有六七寸长,而可怜的大 哥就……

艳丽的大嫂说:「真的!它在我里面的时候,撑得人家胀胀的,怪舒服…… 另……另、如实习多几回可以更加好……」

我立刻说:「大嫂你一定要帮我呀,以后都要帮我实习呀。」

「嗯……」大嫂闭着美眸俏脸酡红地回应着。

清晨,我张开眼睛,见到紧拥着我的美艳动人大嫂仍然睡着,昨夜的情景在 我脑中如梦似烟,究竟我现在是不是还做着春梦?我要证实现在是梦景还是真实, 所以将开始胀大的肉棒再次插入大嫂的小美穴里。大嫂立刻转醒并热烈地迎合我 和深吻着我。

啊!原来是真的。

自从和菲菲大嫂发生关系后,我们经常偷偷约会和忘形地做爱做的事,她在 镜头前冷艳动人,但在我面前就变得小鸟依人,在床上又像一个大淫娃,令我享 尽鱼水之乐。

没多久她和大哥分开了,外人都是骂柏之和大哥的不是,但其中最大的动力 给予大嫂的其实是我,我和她在床第之间每每如鱼得水,乐而忘返。

就算直至现在她有了结婚打算的男友亦常常借故到加拿大和我幽会,如各位 从报章得知她到加拿大登台的消息,就知道她春心再动要找我安尉了。我亦乐于 完成最初妈妈要我安尉大嫂的使命,嘻嘻!

(2)

今天,香港的一周刊刊登了婷婷姊姊和男性朋友goodbyekiss的 照片,姊姊给妈妈狠狠地骂了一顿,还禁止她外出一星期。

姊姊很不开心,其实我亦是感到很不开心,内心总是酸酸的。

但我亦要做好本分,不可以给我可爱的姊姊伤心的。我买了姊姊很喜欢吃但 要排队等很久的芝士旦糕给她。

她在房中接过旦糕的时候,美眸感动得发红,非常感谢我的阙怀。

我说尽她喜欢听的说话。

我:「姊姊,你那晚的照片偷影得很美呀,将你33c,22,34的魔鬼 身材完全表露出来,所有男人都为之着狂。」

「那你呢……」姊姊冲口而出说了这话后,立刻玉颊霞烧,并大窘地说, 「哪有33c呀,得b咋。」

我:「姊姊,我是不是男性呀?」

姊姊奇怪地道:「当然啦,你是个坏坏的大男孩。」

我笑嘻嘻地说:「我是男性当然为你着迷啦,姊姊是我朝思梦想的性感对象 ……哈哈……不要打头……」

姊姊脸红红的说:「胡说!」

我:「不是(胡)说的呀,是(谢)说的,是我老三说的,不是老四、不是 四哥说的,嘻嘻!」

姊姊啐了一口:「讨厌。」

我邪邪地道:「姊姊只有33b吗,没理由看错的,不信!快给我检验。」

姊姊立刻追打我并骄嗲地说:「大讨厌,连姊姊都讨便宜。」

姊姊娇嗔着挥动粉拳在我身上捶打了起来,就好象是按摩一样,好舒服啊。

我酸溜溜地说:「姊姊,那个洋鬼子是不是你的真命天子啊?」

姊姊像感到我话里的醋味笑说:「什么洋鬼子这么难听,他只是我的朋友。」

我:「朋友都可以……可以……」

姊姊瞪大双眼望着我说:「可以什么?这只是礼貌,我经常见你和女同学都 有goodbyekiss的呀。」

我立刻无言以对,我很想告诉姊姊我们男人学洋鬼子这种行为只是讨便宜的 其中一个方法,唉!姊姊太天真了。

姊姊:「其实姊姊不是随便的女孩子,外人可以这样看我,但你要信姊姊呀。」

我连忙说:「我信!」

姊姊:「我们的爸爸这样花心,令我对男孩子失掉了信心,所以就算是我的 男朋友亦止于接吻,而我……而我……(姊姊越说越细声)而我还是处女呀……」

哗!经常打扮性感的姊姊还是处女?!天呀,真难相信呀!

我再次邪邪地道:「处女?!不信,要认真检查,(大叫)要立刻……唉也 ……不要打脸呀……」

我给姊姊再k了一顿后,很诚恳地望着她的美眸说:「姊姊,无论外人怎样 评论你,你都是我的好姊姊,我会一生—世都呵护你,爱锡你。」

姊姊感动得双眼红红的,将头挨在我宽阔的肩头上:「多谢。」

我们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刻,感受着我们情浓化不开的姊弟情。

过了很久我才幽幽地开口:「姊姊,究竟接吻是怎样的呀?和goodby ekiss有什么不同?」

姊姊瞪大眼惊奇地道:「你还未接过吻?」

我:「是呀,我还未接过吻(和姊姊),还未遇到像姊姊一样美丽的女孩吗! 快说给我听呀。」

姊姊:「我介绍美丽的女孩给你好吗?」

我:「不用了,如你有孖生妹妹或孖生姊姊就给我介绍吧,姊姊快说接吻有 什么感觉呀。」

姊姊双脸微红的说:「当接吻时会有一种很难形容的快感,两个接吻的人好 像互相的灵魂连接在一起,还有的是有无穷无尽的舆奋感觉,就像……不说了, 多羞人呀……你以后试过就知了。」

我装得很可怜约样子说:「但……但我想现在知呀,姊姊可以帮我吗?」

姊姊给我的话吓了一跳:「怎帮呀?现在荒原百里都没有一个女孩。」

我:「姊姊就是女孩吗,还是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

姊姊在我不断的恳求下,她吸了一口大气然后玉颊霞烧地说:「一次,不可 以有下次,我就应承你。」

我立刻说:「好,只是一次。」

姊姊:「你合上眼吧。」

我立刻闭上眼但又偷偷地张开一线,见到姊姊好像很紧张地用力合上眼,然 后嘟起可爱桃红色的小嘴向我的双唇进发。

当姊姊的樱唇轻轻碰上我的双唇时,我们立刻像触电一般,快感直冲大脑, 我感受着姊姊两片溥溥但多肉的樱唇,它们因主人的繄张而变得冷冷的。

姊姊的可爱小鼻子急急地喘着气,那暖暖的香气直喷在我的脸上,我用尽力 吸着姊姊有如花香的香气,而肉棒急速地胀大。

但这吻只维持了两三秒时刻就立刻离开我的双唇,我立刻大叫抗议说这不是 接吻。

姊姊无奈地再一次轻轻地吻我着我的双唇,然后微微张开樱唇,用她桃红色 的樱唇包着我的双唇轻轻地吻着,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美好的感觉使我的头 感到眩昏。

我手用力地紧紧抱着她,舌头迅速地伸入她的小口中,姊姊可能亦给热吻溶 化了,她并没有抗拒我的热吻,她只是把眼睛羞涩的闭上,开始跟我的舌头挑拨、 追逐,还发出「缀缀」的声响。我的舌头把姊姊的小香舌勾了进我的口中,吮吸 缠搅着姊姊芬芳的唾液。

姊姊的纤纤双手紧回抱着我,见她黑黑长长的眼睫毛轻微抖动着,细小的眼 睛咪成一线,嫩红的脸蛋像红太阳一般,娇慵无力,含羞带涩,楚楚动人,美得 好像仙女下凡一样。

我不断狂吸猛吮姊姊檀口里的甘露津液、啧啧之声彼起此落,更与她的香滑 舌头纠缠扭卷,我们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粗重起来……

吻到呼吸困难,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分开的舌头还互相牵着一丝银丝… …

姊姊双脸酡红,一双美眸如梦似烟,还带着迷纲地像回味着刚才的热吻,她 温顺的依偎在我的怀中并急急地喘着气。

姊姊细声地说:「你现在知道接吻的滋味了吗?」

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醉人的感觉,姊姊感觉好吗?」

姊姊:「嗯……」

我:「姊姊不知怎样才算做爱呢?你可以……唉也……都说不可以打脸呀… …不要打……唉也……」

我们就这样玩着、给她追打着,她的烦忧早己一扫而空了。

自和姊姊接吻后,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有几次无意的身体碰撞接触,都令 到美丽的姊姊面红耳赤。她望我的眼神亦有些少改变,不像是只望着弟弟的眼神, 而像是对男朋友的欣赏眼光。

(3)

星期六晚上,妈妈在家里接待从香港到加拿大登台的娱乐圈朋友,还有肥姐 和她的女儿在我家弄鲍鱼(各位放心,对像一定不是她的女儿)。

我们一大伙人在后花园bbq和吃鲍鱼,令我印像最深刻的是只有16岁多 的isabela(在香港16岁是可以合法性交的啊),她有一把长长的秀发, 面尖尖,一双大大的眼睛,可爱高高的小鼻子,两片溥溥的樱唇榇着甜美的笑容, 模特儿的高个子,一双足有42寸长的雪白美腿在短裙下显得更加线条优美,她 完全不像十六岁,而像二十岁的小美人。

因我和isabela年纪相近,大家都有共同话题,所以很快已打成一片 了。

我经常不其然地给她一双像会说话的美眸吸引着,令我想起她在最新mv (晚乂乖)里在2分钟0o秒那反眼的表情(各位可以在winmx下载看看), 像到了最高潮的淫样,极度淫靡、极度诱人。我每次看这mv到这个反眼的表情 都会从心底打个冷振。

同学们还说她虽然只得十六岁,但肯定己有六年性经验,哈哈、真是可笑。

isabela看到我不常的举止,羞人地道:「你为什么常常看着我的眼 睛?」

我:「因你的眼睛很美丽动人,你不介意吗?」

isabela脸红红低着头:「嗯。」

这刻,有一道冷冷的目光扫视着我们,这目光是isabela的经理人m ini(亦是我大哥)的,我在以前一直不喜欢这个人,总觉得她冷冷的,不会 给其下的歌星好过。

但原来她的真人是很美丽的,比isabela还大的美目衬着黑黑的短发, 尽显坚强的性恪,还有一对粉嫩雪白、饱满又膨胀的乳峰、修长的脚,身体每分 每刻都散发着三十岁成熟妇人的媚味。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行政套装,黑色短裙配着黑色长boot。把原本艳丽性 感的脸庞衬着这中性的装扮,更显得妩媚动人。

isabela发觉她经理人的注视,立刻低头不发一言。

我向她说:「你为什么不吃鲍鱼呀?只吃白面包。」

她仍然低头不发一声,我觉得没趣就离开和其他人谈天去。

我记起要回覆一个朋友的e- mail,所以回到楼上我的睡房。

正在上纲的时侯,听到隔邻客房有些古怪的声向,我立刻过去看过究竟。

声向是在客房洗手间传出,像是吃东西的声音。在洗手间吃东西?!一定是 老鼠!我立刻开门冲入去,但……洗手间里一只老鼠都没有,只有一个吓了一跳 的美丽少女。

isabela惊惶地望着我,手里拿着芝士旦糕,嘴边还有些黏着。

我奇怪又好笑地道:「你为什么在洗手间吃芝士旦糕呀?香些吗?」

isabela深呼吸了一下,双手按着刚发育完成的胸部说:「给你吓死 啦,请你不要太大声呀,我的经理人不准我吃米类或旦糕的食物,每餐吃七成饱, 说这样可以保持好的体态,我己很久没吃过旦糕了,今晚终于忍不住了……喂! 不准笑呀!」

我哈哈地笑着:「笑死人啦,竟然有这样的事,而你又这么……」

「isabela……isabela……」她的经理人在门外走廊处叫着。

isabela立刻惊惶地阏了洗手间门还上了锁,她的经理人可能听到阏 门声而到了门外,我们互相对望着,环境静得一根针跌下都能听到。

「isabela是你吗?」她的经理人拍着门。

……隔了半晌。

「我……我肚子痛呀。」isabela想用肚子痛为理由而过关,哈!

我苦忍着笑用手按着她的肚子扮辛苦的表情来取笑她,她瞪了我一眼并作出 一个不准发声的表情。

她的经理人仍然在门外和她说话并教训着她……

我的手传来她隔着t恤的小肚子之温暖,而鼻子吸着她少女的幽香,多醉人 啊。

古人说色胆包天,我像不受控地移到她背后,繄繄地从后拥着她,她娇躯立 刻轻颤并轻轻挣扎着,我不给她机会反抗,嘴立刻吻她可爱的小耳珠、她雪白的 颈项。

她无助地回头瞄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继续,我回敬了她一个不要发声的表 情,嘻嘻!

我的手从她的t恤下伸入抚摸着她幼滑的柳腰,然后爬上她给半杯胸围包着 的乳房,手指再由胸围边插入握着她刚发育而成的小美乳。

她被我的手掌抚摸得浑身阵阵酥麻快感从而令她发出了一声美妙的呻呤。

「啊……」

她的经理人立刻问她干什么,她无奈地说给蚊子咬了一口。啍!说我是蚊子, 我惩罚性的将握住她乳房的手掌用力一紧,她娇啼一声可怜兮兮的回头瞄了我一 眼。

随着我在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揉搓,她感到一丝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 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我得寸进尺,摊开手掌心往下来回轻抚她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住, 将手掌伸入她的短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她的美臀。我爱不释手的将手移 向前方,轻轻抚摸她那饱满隆起的小穴。

我的肉棒兴奋胀大得微痛,它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她默默地享受着被我爱抚的甜美感觉,又要无奈地回应她经理人的问话。

我衬她意乱神迷的时候,扯下她已经湿湿的小内裤,将她的身子弓起,纤纤 两手按在门上支撑着身体,她无奈地配合着。

我蹲下身子,揭起她的短裙,立见到丰满雪白的美臀,粉红色紧紧成一线的 小穴。

好迷人呀!我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贪婪地舔吸着她的大小阴唇、阴蒂。

我不停埋首在她两腿之间伸出我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美丽的花 瓣和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她不受控制而汹涌而出的花蜜。

她的高潮无声无色的突然来临,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我满脸满嘴都是。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巨大怒涨的肉棒被解放了出来, 还翘动了几下。

我抓住撅起她的的美股,深吸一口气,然后对准她的小美穴突然向前一挺, 「噗」地一声肉棒齐根尽没(在我记忆里,她好像才十六岁生曰没多久,但现在 己不是处女,果然有六年性经验!哈)。

我的肉棒深深地刺进了她的体内,使她倒吸了一口气。她粉面通红,回头用 无奈的美眸望着我,看来十分不满意我这时刻侵入她的肉体里。

我用力捉住她雪白诱人、又浑圆的美臀,粗大、胀硬的肉棒纵情地在她微微 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只有十六多岁的小美穴,我要很吃力才能挺进到最深处, 但她火热的阴壁紧紧缠绕着肉棒的感觉让我有一种飞上天的感觉。

蜜汁淫液如决堤潮水般涌出,快感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她,她唯有咬实银牙避 免发出快乐的呻呤。

但又无奈地夹动起穴肉,美臀一挺一挺地配合着我的抽插。

她只是无意义振抖地回应经理人的训话:「知道……嗯……知道……」

她的经理人以为她真是很肚痛呢,并说:「如你没事就下楼找我们吧。」

她:「哦……啊!」

听到她的经理人离开房间的声音,我们如脱疆的野马般、热烈地交沟着。

我放下马桶盖坐在上面,她张开美腿跨坐在我热力逼人的大肉棒上,对正她 的小穴口,她身子一沉,乌黑发亮的巨大肉棒立刻撑开她紧窄的阴唇,滑了进去。

「啊……」她发出原始而失控的叫喊。

她低下头忘情地热吻着我,小香舌恣意地在我的口中狂卷,甜美的甘露津液 不断吐入我的口中。我亦舆奋地伸出舌头渡入她的口中,她可能要报服我对她的 轻薄,突然用力地咬了我的舌头狠狠的一下,「啊……」痛的感觉竟然为我带来 极度的快感。

我抬起臀部用力向上一顶来回敬她,她身子之刻变得软软并剧烈地震颤。

她用玉白的手扣紧我的脖子,媚眼无限妖媚的盯住我,俏脸酡红,樱唇微张。 她把秀美的脸蛋摩擦着我的脸,淡淡清香的发丝味飘入我的鼻中。

我揭起她的t恤扯下纯白色的胸围,雪白刚发育而成的小美乳立刻呈现在我 眼前,浅桃红色可爱的小两点在乳峰上微微的颤抖。我立刻伸出舌头细心地呵护 它们,忘情地吻、舔过够。

肉棒不断在她鲜嫩、窄小、润滑的阴户进出。

她那炽热、紧窄、多汁的小穴不断地向我纠缠,弄得我牙关打颤,阴囊收缩, 简直快要忍不住射出来了。

她俯下身子,推我向后靠,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将身体的重心前倾,使臀部 起伏的频率能加到最快,坚挺的小双峰随着她的每一次起伏颤巍巍地抖动着,两 粒小樱桃在我眼前飞舞,使我狠不得一口将它们咬下来。

突然,我听到有人步入房中,立刻扣紧isabela的脖子,热吻封着她 的樱唇、勾着她的小香舌令她不能发声。

「弟弟,你在冼手间里吗?有电话找你呀。」原来是婷婷姊姊。

isabela虽然己知有人在门外,但她已到了极度兴奋忘我的境界,己 不能回答任何说话了。唯有我答了:「是啊,但我肚子痛,叫他稍后再打来吧。」

「哦。」听到姊姊离开的声音,我才放下心来。

这时isabela已到达高潮了,她的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猛然涌出, 紧紧地包围着肉棒,令我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地作出mv那反眼的表情,啊!我忍不住 了,浓厚、粘稠、火热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射向她的阴道深处。

我们的器官静静地紧贴在一起,感受着我的大肉棒在她的小穴里一跳一跳地 发射着。

突然一阵大力的拍门声惊醒了我们,将我们带回现实。

「开门、开门,我知你们两个在里面。」

惨!是她的经理人。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