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家人来宴客 10-12 - 91微拍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4ee.com 加入收藏夹!

(10)

任干十二小时篇

这星期,有两个疏堂表叔从大陆来了探亲,现住在上水伯父家里。根本完全

不熟识,姊弟们不肯去探亲,唯有我和妻子做代表跟老爸去吧。就在我于姊姊房

门外站了两个多小时站到脚软的那个星期日,我和妻子中午乘火车入去上水伯父

家,老爸一早已自己先入去。

星期日中午火车里相当挤拥,车内人人逼作一团,我则紧紧贴在妻子的左后

面。不久妻子突然转头在的耳边低声说:「东尼,不要在车里……」

我直觉向妻子屁股一看,果然有一只手在轻轻抚弄着!那是尸属于站在妻子

右后面穿得颇斯文的中年男人的!我见机会来了,慢慢努力移动身体让位给他,

男人亦很醒目,马上佔据妻子的正后面的有行位置了。

车里实在太逼了,我根本无法看到男人玩弄我妻子的情形,但却看到妻子面

上表情不断的变化。她由困扰渐渐转为接受,由接受又渐渐转为享受,当中夹杂

着羞愧与满足,千变万化,难以形容。

我一路欣赏着妻子的表情变化,却一路被其他乘客推撞,最后一推之下我竟

然一下子被推到了妻子的正前面,和妻子四目交投。

妻子看到我在她的前面,双眼暴张,吓得一时间不懂说话。

「丈夫在我前面,那在后面玩弄着的又是谁呀?」

呆了一刻妻子欲张口想说什么时,她突然「呀!」了一声,跟着倾前,双手

靠在我的胸膛才能止住跌势,不过仍一下一下的微向前推,她在近距离用一张欲

叫无从、欲哭无泪的眼神凝望着我。看着妻子一切举动的我很是震惊!不会吧!

你不会是在火车上被人干着吧!

「倩如,你不舒服吗?」

「我…我…没什么……」内向的妻子没有可能在大庭广众说自己被人强奸着

的。

我就这样一直扶着看己的妻子,让她给后面的男人奸淫!感觉上有点像帮兇

似的,我欣赏着她被奸的丰富表情!还扮不知情的对她微笑!

妻子则一直任陌生人在后面抽插自己的小穴,一路在羞愧与享受的煎熬下对

我摆出一副「我无事」的脸孔!

到上水车站,色魔早已饱食远扬,我见妻子的短裙没有污秽,知道她肚子里

已载满别人的种子了!

伯父家在上水郊区,我们去到伯父家见到两个表叔,一肥一瘦五六十岁的乡

巴佬,真的完全没有印象。吃过午饭后四个老人谈天,我两口子不懂答理,就到

附近走走。

乡下地方原来也颇舒服,我们在四野无人山边的草地坐下看看风景,有点年

青时和女孩依偎的浪漫感觉,只是妻子刚在丈夫面前被人奸了一直心情不好,一

直没有说话。

我们没有谈话,一直静静看着天边景色,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在眼镜的反

影里看到后面有人影在闪动,虽看不清楚,但却感到有人一直逼近,我突然全绷

紧!

什么人?是贼吗?看看妻子,不知何时她睡着了。我很惊慌,同时又觉得有

点刺激。

变态的念头从心坎里传来,好!拼它一拼!我将熟睡的妻子放在草地上,然

后在她身旁躺下假寝,瞇着眼睛偷看。

过了一会,来者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一个人,一个污秽不堪的流浪汉!这下

够刺激了!我妻子即将被一个满身臭味的流浪汉侵犯!不过妻子只是睡着,没有

可能被干,有点儿失望!

流浪汉观察了我们很久,确定我们睡着后走到妻子旁边轻轻抚摸她的乳房,

见她没有反应后开始用力搓揉。见他一路把玩,一路张口笑着,还流出口水滴落

妻子身上!想必是很久没有接触过女人的了。

流浪汉把玩完妻子的乳房和下体后,竟然翻起她裙子想脱她的内裤!喂!你

是流浪汉还是神经汉?这样弄醒妻子?尖叫起来,我只好被迫拉你去警署!

当他拉横妻子的内裤后,露出从未看过这么污黑的鸡巴要进入时,妻子突然

说:「不要奸我…」

什么?她醒着的?我当堂全身发毛!

「不要在车上奸我,我丈夫在前面…」

我看看妻子的脸,她双眼仍合着!她在说梦话!她在梦着中午在火车被奸的

情形!

流浪汉本被她吓停了,但见她没有进一步反抗,一下子长驱直入!

妻子真的被又脏又臭的流浪汉干着!可怜妻子在发着今早被奸的梦之际,却

给机会第二个人来奸她!她任由流浪汉用鸡巴插着下体进进出出!因为她只意为

现在是被火车上的男人干着!完全不知自己现实中再一次被奸!

流浪汉也醒目,知道自己又臭又脏,他没有尝试接近或吻妻子的上身,只集

中在离她的鼻子最远的距离用最温柔的力度享用她的美屄。他太久没有干女人了

,足足干了十五分钟,连续在她小穴里洩了两次才肯离开。

流浪汉离去后我为妻子清理,再等十五分钟让妻子平復后才叫醒她,她问我

:「东尼,你有没有闻到臭味?」

「有,我刚拉粪!」她笑着打我,她笑了!

晚上回伯父家食饭,两个表叔整晚对全场唯一女性的妻子金睛火眼,我自动

自觉灌妻子喝酒,两杯之后,她又像往常一样自动昏迷,我也扮作不胜酒力要入

房睡一回,由得我昏睡的妻子面对四个喝得半醉的老人。

两个表叔见我入房立现狼性,狂灌老爸,双拳难敌四手,老爸不久也败下阵

来,他倒下后,二人不断和大伯说话,我在房内听不清楚,大概在说服伯父让他

们得逞吧。

果然,当我看到伯父点头后,他们走去沙发脱我妻子的衣服了。等等,不只

表叔二人在动手,还有伯父也在加入脱我妻子衣服的行列!伯父,我无所谓,但

你已六十多岁了,不要乱来呀!

三人一同玩弄我妻子的身体一会后,两表叔分别进入妻子上下二口抽送着,

在她口里发洩后伯父就补上,后面那个完事后另一个马上接替,就这样我看着昏

睡的妻子被三人不停地轮流奸淫着!

今天真刺激!我一日之内竟能看齐妻子清醒下被干、睡着被污秽不堪的流浪

汉干、还有现她被灌醉下被三个阿伯轮奸!

这还不只,当我看得不亦乐乎之际,老爸忽然醒来醉醺醺的高唿:「你们对

我的新抱干什么?」

大件事!竟然被老爸发现!三人马上停手上前阻止他,我心急如焚,不知如

何善后,在房里不敢出来。

过了一会,厅外忽然静了下来,我奇怪到房门偷看,天呀!我一敢相信我的

眼睛!不知三人怎样说服他,我看到老爸正在和他们一起奸淫我的妻子!

我看着四个老人轮流用不同的姿势围攻我昏迷了的妻子,狂风暴雨两小时后

,我回床装睡,到大伯叫醒我时,妻子已穿着整齐睡在沙发上,老爸还假扮醉倒

不能起来,要在伯父家过夜,作贼心虚不敢和我们一同走,哎!老爸你真是!

半夜凌晨,我扶着不知被干了多少次、子宫里注满无数种子、仍然昏睡不醒

的妻子回到家楼下的大堂。和她有一夕之缘的老看更见到妻子醉醺醺,一脸狼相

的问我这晚有没有忘记带钥匙,要不要他代照顾我妻子?

嘿嘿∼老傢伙想重温旧梦来多一次吗?也好,让妻子在十二小时内任男人连

环灌精也算得是一个创举!就看看妻子有否记挂着你?

我低头看看妻子,妻子眼泛泪光在梦呓:「东尼…对不起…我不想的……」

时间就在剎那间停顿,静得似乎可以听到四周的风声,我看着在梦中为我哭

泣的妻子,她说的每一个字向起了回音,感觉仿如年月,我不知我可以说什么,

我不知我应该说什么。

「我…有带钥匙。」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