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是秦可卿04 - 91微拍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11180
   第四章:神秘的秦可卿
  盛夏的天气就算太阳已经下山,温度依旧高达三十多摄氏度,陆无庸手拿灯 笼在前面引路,我小胳膊小腿的在后快速走着,路面也不是沥青水泥马路,而是 用小尺寸一样的小青砖铺排而成,青色地板很是美观。
  看着周围大片的花园百花齐放,还有青草树木点缀,特别有楼台亭阁加入, 假山池塘等等优美安静的环境,在半晚下在内走着,与前世高楼大厦钢筋水泥比 较,完全就是世外桃源之地,就算吸上一口空气都是那么新鲜。
  陆无庸心细脚步有些缓慢,自己小步子不大,也就这个节奏,也不需要他扶 手,内心近三十岁的男人,不习惯自己真如孩童般,男人有自己的骄傲。
  我有些着急不想母亲等待太久,所以加快步伐往内院赶,等步入房内自己已 满头大汗,呼吸却很是平稳,脸不红气不喘身体杠杠滴。
  「勿用着急,铭儿」一个女人用着悦耳动听的声音关心道。
  女人穿着素白薄纱衣裳懒洋洋坐在太师椅上,白皙如玉的右手拿着湘妃扇在 轻轻扇动着,而她右手带着样式独特铃铛,在摇晃着发出悦耳的音响,听在耳朵 内身心愉悦。她很随性无丝毫装腔作势,散发着安静祥和优雅贵气。
  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这一世的亲生母亲秦可卿,母亲秦可卿今年不过二十出 头,在古代女性普遍都很早结婚,过了二十没嫁人的女人就已经是大龄剩女,母 亲十六岁嫁入夫家,十七岁生下我,按我理解母亲完全是在遭罪。
  未成年就已经怀孕,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也下的了手,幸好母亲平安生下我, 在古代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幸好自己还活着万幸母亲是秦可卿。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看见母亲容貌就让我想起这句诗句。 
  母亲的长一张面若桃花的脸蛋,烂漫芳菲,色如凝霞,倍显明媚,母亲没有 涂抹任何胭脂水粉,素颜模样却已经是极美,脸庞肌肤红中泛白、白里透红,娇 美艳丽极了,「桃花脸薄难藏泪」这句与母亲很贴切。
  母亲头上挽着简约随常的云髻,簪上一枝样式复杂的赤金匾簪,除此没有任 何点缀花朵,乌黑的秀发梳理的朴实简单,而发髻也是母亲最喜欢的一种,如今 女性虽然依旧处在男尊女卑的万恶旧社会,不过延续千年的秦朝改进很多,女性 的衣服化妆还有发型等等,都样式繁多讲究,只有母亲随性不涂胭脂水粉不爱大 红大绿,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更加衬托出空谷幽兰的气质。
  母亲额头不宽也不高,不过那双桃花眼漂亮极了,眼长、眼尾略弯、眼睛水 汪汪似的,眼睛像桃花花瓣,四周略带红晕,眨巴眨巴的眼睫毛很长,眼尾稍向 上翘,黑珠子常往上面作斜视,黑白并不分明,眼神似醉非醉,令人有点朦胧而 奇妙的感觉,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让人心神荡漾。
  母亲笑的时候眸子像月牙儿。眼睛内含着满满笑意,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如天上挂着的半月,十分的勾人心魄。不笑的时候眸子如桃花,眼神迷离让人痴 迷,媚态尽出让人疯狂。母亲又是个不太爱笑的女人,她眼睛内的那平静如水荡 不起一点波澜。
  母亲有着柳叶眉,长长眉毛细如柳叶,她鼻梁有些斜长,不挺拔可是却很可 爱。母亲的嘴唇很有立体感饱满丰盈性感,两片不厚的红唇如玫瑰花瓣,轮廓立 体诱人,偶尔上唇触碰下唇的不经意魅惑,勾引男人一亲芳泽的欲望。
  桃花脸型让母亲拥有个尖尖下巴,如心型般的脸型可爱又魅惑,母亲五官精 致美艳,她现在依旧是个青春年少的女人,虽然已经有夫家有孩子,不过却丝毫 不影响她的魅力。
  盛夏的天气确实比较炎热,母亲穿着简单素雅的白色绸裳,丝绸布料没有任 何花纹非常清新素雅,袖子宽长,不过腰身却窄细,也许是厢房内就我和她,母 亲也是把我当孩子看,布料非常甚至有些半透明,宽薄绸裳内的巨大乳房轮廓都 可以看见,不是母亲不喜穿抹胸肚兜,而是方便喂食母乳与我。
  白色丝绸衣裳内胸前的两点嫣红特别明显,巨大的凸起让我有些口干舌燥。 
  白皙的手臂在透明丝绸衣裳内如秦白玉般,在烛火的映衬下分外朦胧,母亲 胸部很大真实感受有G罩杯规模,不过腰部却很细滑,她自己双手都可以握住吧。 
  一对丰满圆润的臀部大而翘,古代女性腚大代表好生养。
  丰乳细腰是当下女性美的最流行标准,原因当然是占据社会主导地位的男人 们偏爱,所以众多女性追逐,母亲身高有一米六七八,她也算是较高的女性,江 南一带娇小玲珑的女性居多,母亲的一对目测九十公分的腿很漂亮吧,不过却很 少露出来。
  庆幸母亲没裹脚,大官才子们喜好三寸金莲,又有女性从小残忍的裹脚,长 大了也会成为半残疾,不过裹脚风情在大秦越加盛行,当然这也就是大家闺秀们 的特权。母亲走入轻盈姿态优美,貌似应该是受过严格教育,才能够做到自然似 平常。
  母亲不爱穿大红大紫色衣裳,她偏好素雅些衣裳大多数是白色,无非是象牙 白或者月白色,或者印有些简约花纹。争奇斗艳根本不是母亲的风格,她性子有 些淡爱白,同样是女人都爱美,母亲秦可卿许是天生丽质,不需要打扮也是一等 一的美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母亲身上带有股天生的贵族气质,虽然母亲也掩饰着,不过 对待下人的天生带有的高贵态度,就算是平易近人的与丫鬟说话,那散发的天潢 贵胄之气,怎么也掩饰也无用,而这也是母亲致命诱惑的点。
  「娘亲,孩儿不应让你久等」我靠近母亲坐在她身边道歉道。
  对着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女人叫母亲,其实开始也喊不出口,甚至都不太 愿意承认她是自己母亲,不过她的照顾以及耐心态度,把我给彻底征服,说服自 己现在外表是个孩子,就应该做孩子做的事情。
  母亲秦可卿穿着素雅简单,身上没有多少珠宝首饰,就那白皙手腕上带着一 串异样漂亮的铃铛,母亲走路发出的铃声很动听,除此之外别无它物。秦可卿懒 散随意座着,贤良淑德四个字绝对配母亲,如世界上所有的母亲样,都会疼爱自 己的孩子,在陆家主人就我们母子在,所以母亲打小就特别溺爱与我。
  以陆家的大贵之府找奶娘哺乳找婢女照料都可以,大富大贵之家基本都如此, 孩子哪里用女主人亲自手把手照料,不过母亲是亲手照料,一个十多岁的女孩懂 什么照顾小孩,不过母亲秦可卿坚持住了。
  原本在我心里是非常排斥这个母亲,完全是因为自己妈妈吴玟萱,在发现自 己灵魂穿越后,妈妈吴玟萱却不知所踪,这让我痛苦万分。作为小屁孩不然说话, 不过现在自己母亲秦可卿无微不至的照顾,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渐渐让我接受 这个新母亲。
  「说什么糊涂话,我儿专心攻读学问甚好,为娘等等无妨,不过也注意饮食 休息,不可操劳过度」
  「孩儿记下」
  「铭儿过来,为娘给你擦擦」
  听见母亲关心的话,我萌萌哒的把头靠向她,婴儿肥的自己睁着呆萌眼睛注 视母亲,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让原本有些淡漠不食人间烟火感觉的母亲笑了, 笑了的秦可卿肌肤泛眸子如月牙儿妩媚,散发着俏皮可爱的气息。
  「铭儿不可调皮」
  「好的,听从母亲大人吩咐」
  母亲嘴上说着还给了我一个白眼,白皙甚至感觉透明的玉手拿着白色丝帕, 动作轻柔的在我额头上轻轻滑动擦拭着汗水,眼睛内的笑意没有减少,里面都是 满满的伟大母爱。擦拭完后又把我衣服整理好后才算好。
  「铭儿,衣裳是否太厚,让下人再制办几身可好?」
  「扰母亲费心,孩儿衣裳足够,刚才只是着急母亲等待才急忙前来」
  「铭儿,喝口冰镇酸梅汤,降降毒火」母亲拿起羹勺放到嘴巴旁说道。
  「娘,孩儿已不是小孩童」
  「铭儿乖,张口」
  我的反抗没有任何效果,在秦可卿眼里我永远都是她的小孩子,母亲依旧等 着我开口喝下,我也不坚持张开嘴巴吞下,冒着白气的酸梅汤喝下,一道寒流从 喉咙内滑下,整个身体都打个冷颤,果然母亲会享受。
  现在太阳已经下山,天暗下来不过已经点上灯火,走进厢房后就是一凉,在 房间内已经放下一大块冰,让燥热的天气都凉爽下来。每年夏季母亲都很少出门, 甚至都不太愿在烈日下爱惜她的花,母亲是很怕热特别是烈日天气,家里冰窖就 没空过。
  靠近母亲坐在她身旁,闻着她身体内散发出的天然体香,香味很独特带着玫 瑰芬芳,不过却又有牡丹的味道,闻着沁人心脾让人沉醉,而眼睛总是忍不住扫 视到目前胸前的两点嫣红。
  在餐桌上就我和母亲秦可卿,晚餐上的菜色也很普通不过贵在紧致,萝卜巫 罗菜等等都是素菜,母亲好清淡不占荤腥,不过也有糖醋排骨等荤菜,这特别是 为我准备,自己前世也不是个吃货,所以对于古代菜色没多少研究。
  在古代餐桌上是讲究食不言,吃饭的时候不准讲话,也没下人在旁就我和母 亲,两人默默的吃着食物,母亲秦可卿吃饭相当讲究动作也特别优雅脱俗,吃口 菜就细嚼慢咽许久,不发出声音也不露出牙齿,大家闺秀姿态表露无疑,受母亲 影响我也只有努力向她看齐。
  身体小肚子也就那么大,好吃的也吃不了多少,等母亲放下碗筷已经是一刻 钟以后,母亲贴身丫鬟袭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收拾,而妈妈拉着我的手步入花 园。
  「母亲,你的虞美人如何?」
  「还好,虞美人伤及早发现,救助也及时无大碍」
  「万幸,不然母亲大人又伤心好一阵」
  「莫要取笑娘,你的藏书阁又如何,老鼠可被抓住?」
  「那一定要抓住,不然孩儿的书都要遭殃」
  母亲秦可卿琴棋书画都略通,不过她最大的爱好是花,在杭州说起「花痴美 人」四个字,就知道是称呼陆府的陆夫人秦可卿。虞美人是妈妈百花园内的一株 花,就因为按母亲话受伤,她是日夜细心的照顾,白天怕她的花晒的太干缺水, 晚上害怕被风吹或被雨打,母亲大半时间都花在她的宝贝百花园上,的确在古代 娱乐活动缺失下,又特别被封建礼教束缚的女性们,再不找点时间做只有伤春悲 秋的份。
  母亲的百花园可是在远近闻名,园内拥有不少名贵稀缺的花,而这些也是母 亲花心思收集,在爱花人心里这里是向往处,而且在古代花也代表美人,母亲的 美丽也是路人皆知,尽管她已经是个孩子的母亲,有色又有才的女人是当下才子 们追捧的对象。
  母亲一身半透明的素白飘逸绸裳,透明的月光泄在母亲前凸后翘的身体上, 配合上她不食人间烟火又带有妩媚容颜,母亲如天上下凡的仙子,她胸前乳房乳 头都隐隐约约的朦胧诱惑美,胯下又没有穿内裤,那神秘三角地带一撮黑影,与 母亲身体上白皙如羊脂玉肌肤以及素白绸裳,形成魅惑至极的对比。
  秦可卿不是暴露狂,最主要原因是风气是不穿裤子,而且她又极度怕热,在 古代内院是不允许除主人外的男子进入,况且陆府佣人粗使丫鬟老妈子居多,在 内院也只准确我一个小孩进入,母亲又是个深居简出的夫人,在内院穿着少些也 无所谓。
  貌似自己的无论视力听力等都比普通人强,几乎透过母亲衣裳看见她春光乍 泄模样。不是主角自带光环,主要是莫名其妙得到修行功法,按着第一篇练己篇 修行,让自己身体各方面都强与普通人。
  不过封建礼教对于女性依旧有着强大的毒害性,也许只有母亲才可以如此肆 意胆大吧。
  自己的小手被母亲紧紧抓住,似乎害怕我小身体会摔倒,月光下与母亲粘着 走在一起,闻着母亲身体异香,在月光下白衣似雪穿着的母亲,那朦胧魅惑美是 要人小命的节奏。
  与如仙女的母亲在花园内饭后悠闲散步,看着各色笑靥花、紫薇花、牡丹盛 开,混合着各种花香进入鼻腔内,母亲放开我的小手又搭理她的爱花,她动作惬 意蹲在花丛内,轻轻拿着花锄松土着或者在浇水,对待她周围的花都快赶上对待 我。
  我只是默默站在秦可卿身边注视着,那花香扑鼻而来,至夏炎热天依旧吹来 阵阵凉风。
  呆萌的乌黑水灵眼睛在母亲身上扫视着,心思却飞向别处。母亲秦可卿这三 字第一次听见以为自己是穿越到红楼梦的世界内,不过原著内秦可卿是没有孩子 的,不过红楼内秦可卿是个身份非常隐秘的一个人物,同样如今眼前的美人母亲 也身份很神秘。
  神秘的母亲让我一度猜测她身份,母亲秦可卿是一个将军的女儿,这是母亲 信息的全部,而从她日常言行举止来看,完全不是一个将军家能够培养出来的。 
  现在我已经十分确定自己不是重生在红楼世界,反而是个更加诡异历史上不 可能会有的帝国。可是好像有一只命运之手,在把我们往那个方向扯,其实在帝 京有座极度奢侈的大观园,也有近百年的世家,不过不是贾府是陆府,帝京的陆 府已经是五世同堂的局面,小姐夫人三爷之类的许多,而这些母亲是从来不会对 我说,这些都是书童陆无庸讲。
  当时听见如此兴盛的陆家,以为我和母亲是外宅之人,就是那个拥有偌大名 气的才子父亲,不过慢慢发现以母亲的性格,是不可能愿意给人当妾,而我也就 排除这点。
         我们母子单独住在杭州府城就很奇怪
          父亲祖父之类的没有来过这里奇怪
            母亲秦可卿身份也很奇怪
  虽然秦可卿如所有伟大母亲般照顾我,不过她那股贵族气息太诡异,应该在 小时候受过最严格的礼仪教育,秦可卿父亲叫秦邦业是个三品常胜将军,这位外 公生不逢时,在文道昌盛的时期出世,从一个小小士卒做起熬出头的,而显而易 见外公家也不可能培养如此女儿。
  而这个信息是我好不容易打听出来,至于母亲还有什么亲人就什么都不知道 呢,而母亲从来不会对我说,她娘家的事情。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今没有那些豪门贵族内的勾心斗角,不需要去操 心讨好长辈们欢心,还十分庆幸如此状态,至于母亲身份是什么也不需要操心, 无论她是什么人都是我母亲,而且与母亲秦可卿两人住在一起,陪着如仙子的母 亲生活,是件相当享受的事情,希望与母亲这样一直下去才好。
  「母亲,我帮你吧」
  「小小孩童,就乖乖站与旁边」
  伸出自己白净胖嘟嘟的小支双手,黑珠子左右转动下,确实自己身体还太小, 五岁小屁孩身体有多大,况且如今自己表现已经远远超出同龄人呢,真希望自己 快些长大,很不希望母亲把我看成孩童,心里那想方设法的表现自己长大的心也 强烈起来。
  母亲是个风雅的女子,如果女子可以参加科考,一个秀才绝对是十拿九稳。 
  此时我已走入母亲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这是混合着母亲体 香的气味。
  而每当看见母亲秦可卿的房间就让我想起红楼梦内的一段话。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 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 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 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 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自己好歹也是学历史专业,对于红楼梦是十分喜欢,不过不是资深爱好者, 看见母亲房间内的摆设,无论是壁上的画字联还是各种奢侈的宝镜卧榻,说明母 亲是个极会享受的女人,她不喜欢前呼后拥可是却对生活质量相当讲究,而这些 规矩讲究以我目测,就算是那些大富大贵之家也不会有的吧。
  当然母亲房内摆设的都是大秦非常有名望才子大儒墨宝,至于宋唐朝代是没 有的,就如武则天这个女人在大秦历史上出现过,甚至一度都要称帝不过可惜胎 死腹中,而后圣主规定「凡天子、亲王之后、妃、宫嫔,慎选良家女为之,进者 弗受,故妃、后多采之民间。」这完全是为了杜绝后宫干政甚至于权贵勾结做的 安排。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大秦历史上有许多,每出现一次危机就会制定或者更改某 些规定。
  闻着母亲房间香甜之气,看着一切都好像粘上红楼梦内秦可卿的影子,难道 母亲真的想书内写的那样,与小叔子甚至于公公乱伦,然后郁结而亡的凄惨命运, 不、我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想着已经死去的妈妈心就无比疼痛,都怪自己 无能保护最心爱的女人,自己失去了最爱的妈妈萱萱,怎么可以在让秦可卿也如 此。
  而变强大的心在就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不止是修行希望获取神鬼莫测的法术, 还有在世俗获得足够自由的生活。
  我坐在香风袭人的卧榻上,等待着母亲沐浴完过来,难怪说漂亮的女人总是 有各种毛病,母亲绝对是个洁癖者,洗澡沐浴是她每天必须做的,闺房不允许有 任何灰尘等等很多。在古代洗澡是不可能天天来,所用的肥皂属于昂贵品,而那 些官员放假就是「修沐」,给你假期专门洗澡,头发太长也是原因。
  我想想天天洗澡,可是母亲却言辞拒绝,强大的理由就是怕洗坏身子。
  等了许久母亲才不急不躁优雅恬静的走入房门内,她身上好像有股气质,任 何急躁的人来到她身边都会静下来。
  母亲刚沐浴完就走了进来,那脸蛋肌肤白里透红娇艳欲滴,水汪汪的桃花眼 妩媚至极,穿着一件若隐若现薄丝白色衣裳,内没有抹胸亵裤,两个大大坚挺G 罩杯豪乳在眼前摇晃着,两点粉嫩嫣红动人心魄,随着母亲美丽笔直双腿走动, 那白衣飘逸摇摆着,双腿间那漆黑的风景与白皙肌肤形成一道无可匹敌的风景线。 
  她手腕上的造型古怪却有个性的铃铛,在母亲走动间发出悦耳的声音,听起 来好像在母亲怀抱里舒服。
  看着我眼珠子都没转下,就只差没流哈喇子。
  「母亲真是集优雅尊贵魅惑淫荡与一体的尤物」我贪婪注视走过来香风袭人 的母亲心里想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实在我心里秦可卿的的身份让我很复杂, 开始不愿意承认她是我母亲,不过如今却开心有她这个娘亲,注视着母亲偶尔也 会有胡思乱想。
  母亲穿着真的好大胆好性感又淫荡,怕热是她的硬伤,不过话说回来母亲根 本没有把我当男人看,如果我再大些她也不会如此吧。
  「铭儿,看什么?」
  「真美真好」
  「是呀,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住得」
  「不是说房间,是言母亲你真美」
  「小顽童,知晓何为美?休要胡言乱语」母亲走过来雍容座在卧榻上给了个 白眼道。不过她红唇微微上翘,桃花眼内都是笑意。
  「施主,贫僧从不打诳语」
  「嗯嗯,不正经」
  母亲听见我回答立马就笑了,她笑不露牙齿,其实母亲雪白整齐牙齿很漂亮, 少妇母亲一笑百媚生,可让房间内百花齐放般娇艳美丽,母亲伸出带着铃铛的右 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眼睛内的母爱疼爱让我惭愧。
  「小沙弥,我们睡觉吧」
  「小僧荣幸之至」
  「甚好」
  「别、别,母亲大人,孩儿还没喝奶」
  我年纪小不过够聪明,总是变着法与母亲说笑,在妈妈闺房内总是与母亲说 说笑笑,年纪也有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继续吸食母亲奶水,与她同床共枕。 
  母亲也有调皮的一面,毕竟她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明明知道睡觉前我要 喝奶水,母亲却故意准备倒在床上脱下鞋履,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盖在身子上, 头枕在红娘抱过的鸳枕,玉体横成在卧榻上,一副美人卧睡图的极美模样。 
  而我却摧残掉极美画面,胖嘟嘟的身体也倒在母亲怀里,头就枕在细如柳枝 的小蛮腰上,一对白胖胖粉嫩的双手落在母亲巨乳上,隔着丝滑柔顺的丝绸,衣 裳丝毫不伤母亲肌肤,肉肉柔软的乳房手感爽极了。
  不过还没有等我抚摸母亲就抓住我双手。
  「今天读何书啦?」
  「中庸」
  「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 子慎其独也。」
  母亲随口就说了句《中庸》内的句子,我也不加思考的回答出后面的话语。 
  三岁受母亲蒙学,《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等早就烂熟与心, 况且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四书五经在如今早就读完,不过自己对于中庸处事之 道特别偏爱。
  而母亲好像把奶水作为奖励鼓励我读书。
  「不可志得意满」
  「孩儿紧记母亲教诲」
  到现在母亲才把那漂亮的双手拿开,而我猴急的把母亲胸前丝绸打开,一对 没有遮掩的乳球曝露在我眼前,坚挺白皙巨大的豪乳,两个鲜红粉嫩的乳头,乳 头旁也有一圈乳晕,不过却很是漂亮,我头近距离靠近乳房,那乳头上的小孔都 看的见,闻着母亲两个乳房散发的贞枕乳香,吞了口唾液痴迷的咬住了母亲乳头。 
  也许儿子本能上对于母亲乳房喜欢,而秦可卿的乳房又如大西瓜样,如球如 奶牛的大奶子,看在眼里心扑通扑通狂跳,口干舌燥下贪婪吸吮母亲乳头。 
  我双手抓住母亲的乳房用力抚摸那乳肉,可惜小孩子力气大不了哪里去,动 作熟练的趴在母亲身体上,相当于把她压在身下,含住粉嫩乳头贪婪吸吮着,而 母亲双手抱住我身身体,方便用乳房给我喂食。
  母亲秦可卿的奶水真的那么好吃吗?
  我真的只是喜欢母亲淡淡味道的乳汁吗?也许吧!
  「铭儿莫急呀!好好吸食,不会有人与你争抢」
  妈妈说这话效果也不大,我依旧兴奋的咬住母亲乳头,用力的吸吮着淡淡香 味的乳汁。母亲从生下我后就持续坚持用自己乳汁喂食,不过原本二三岁就该停 止戒掉,不过母亲心疼我一直到现在还用母乳喂食。
  也许有我的功劳,在我吸吮下还有小手抚摸下,母亲乳房整整大了一圈,当 然她原本就条件相当好。虽然奶水已经没有以前多,不过也够我吃上一顿。 
  含住鲜红乳头用力吸吮,就有香味的奶水进入嘴巴内,而我就不断吸吮着, 贪婪的吞噬母亲的奶汁,乳汁没有从我嘴巴边流走浪费,而是被我小心翼翼的都 喝下,吸咬含舔对待母亲的乳头,而这也让乳头硬起来。
  「不要咬啊!……会弄疼母亲…嗯……用力吸就可以」
  「母亲,真好喝」
  「挺晓事孩子,怎还喜欢吃母亲奶水,旁人知晓会笑话与你」
  「不理会,孩儿就喜欢」
  「为娘就你…一个孩儿……嗯…喜欢就吃…奶水够…」
  「母亲你真好」
  「傻孩子…嗯啊……为娘理当对你好啦…啊…就吸吮……不要舔咬…为娘会 难受……」
  「忍不住」
  「莫着急呀!…慢慢吸…嗯嗯……都属于铭儿…」
  「真香」
  「好啦,不要吃右乳,左边也吃」
  听见妈妈话也不在下手挑逗母亲右乳,把母亲浴火勾起来怎么办,又接受不 了她找外面野男人。含住母亲左乳房后,憋住不再搞其他动作,老实的吸吮母亲 的乳汁,不过母亲却双腿紧紧夹住,同时把我头按在她乳房内。
  毕竟自己只是个五岁孩子,想做些什么也不可能,母亲秦可卿也仿佛对我特 别放心。
  就算我肥嘟嘟小手放在它乳房上,母亲也不会有丝毫异色,她的乳球又大又 挺如西瓜,小手根本就握不住,不过不妨碍在乳肉上抚摸着,偶尔还用上点微博 之力揉搓下,而这个小动作母亲也能知道,不过她从不阻止。
  小手一边把玩母亲大奶球,一边含住她的鲜红乳头大力吸吮,这是我每天都 要做的事情,对于秦可卿的乳汁,已经彻底痴迷上,如犯上毒瘾的瘾君子。 
  不管秦可卿外表多么优雅高贵平淡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范,可是在闺房 内,在我这个儿子面前,依旧只是一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母亲,对于自己孩子予 取予求的母亲。
  原本如以往吸吮母亲乳汁,可是却发生极诡异的事情!
  自己原本是趴在母亲秦可卿胸部上,在贪婪的吸吮她的乳汁,可是突然就天 旋地转。
  「砰…」重物掉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
  等头昏目眩之感稍微过去,才发现自己好像掉入无尽黑暗地狱般,一眼望去 没有丝毫光线,太阳仿佛到不了这里,有的是黑夜寂静和孤独。
  首先也没去观察自己在哪里,而是关心自己的屁股,自己无缘无故掉下来, 屁股最先着地也最疼痛,自己可是最怕疼的人,摸了摸肥肥臀部还好没受伤,看 了看自己肥嘟嘟的小圆球,都是母亲太用心照顾,而且整天不动看书,照这节奏 发展下去自己铁定长大是个胖子。
  本人从不歧视胖子,不过更喜欢自己有八块腹肌的帅帅萌萌哒模样。
  「我这是什么个情况,这难道就是人在家中座、祸从天上来的经典案例,吓 死宝宝了」
  面对这个诡异的情况,心里也没多少害怕,心里隐隐约约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不敢确定。如今什么妖魔鬼怪我是死心塌地的相信,自己就在修炼道法,现 在或许也可以当个专业神棍。
  四周都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听的见只有自己呼吸声,不过在这里感觉身体 暖洋洋仿佛在母亲肚子内,而身体自动运行的练己篇在加快。
  地下踩着的是散发着洪荒久远气息的大石块,仿佛就只有这一块,而且那古 老的气息仿佛是开天辟地时就有。
  「这是不是想玩死我呀!天书颜如玉,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对着黑夜大声喊,猜想着应该是在我穿越前惊鸿一瞥的天书,声音传出去 没有回声,也没有人回答,自己像个傻瓜般对着空气说话。
  我试着往前走去,可是前方依旧如故,我不知道方向就随意的走着,黑暗仿 佛把这里完全笼罩,按着自己本能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发现前方不在 是一成不变。
  而是一扇巨大到望不到顶端左右的青铜古门。
  我看着眼前巍峨巨大的青铜古门,仿佛自己就是一只蚂蚁微小,它就如一个 巨人般威仪的矗立在此地。青铜古门破烂不堪,上面的铜锈斑斑,斑驳沧桑古朴, 如一位垂垂老已的老人,可是如盘古开天地的洪荒气息,让人又不敢去直视它的 强大。
  青铜古门实在是太大,就上面一个字都大千丈,不是看那远古甲骨文的形状, 那笔法线条苍劲有力,好像是用刀劈上去似的,因为实在是太大,我只能够看见 古门其中微小部分。
  我缓慢的走到青铜古门前,伸出小手触摸着古门,入手感觉古门冰凉如万年 寒冰、坚硬如无坚不摧宝物,就一个字的带出的沟壑,手要想滑过沟壑如人游过 长河般。
  「太大,如果可以变小就好了」
  手抚摸着沧桑古朴的青铜门,心里是这样想着。
  「轰隆、轰隆」
  古门居然轰隆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小,就几个呼吸时间青铜门就变的高二 米左右高宽不过一米的小门。
  「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你以为是你金箍棒吗?我才不要当孙悟空那只臭猴 子」
  真是个疯狂毫无科学可言的世界,就算现在跑出一只猪告诉我它是神,我也 会认真考虑是不是真滴。
  此时青铜古门全貌可以看见,古门最上方就写着两个字,比甲骨文都还早的 文字。在左边是一篇用着我完全没见过的古字撰写的字体,一笔一画巧夺天工, 仿佛不是人类可以撰写的。不愧与天书呀!就是让人看不懂,我前世今生从来没 学过这种字体,可是自己却懂,上面是练己篇的修行功法,与自己现在修行的一 字不差。
  「天书,原来是一本修行功法,奇怪按步骤应该自己进来拿去练己篇,怎么 会到现在才进来?别的穿越人士都有金手指,练级打怪拳打神脚踢仙王霸之气外 放神兽拜倒顺手收美女,这样的日子离自己应该不远了吧!哈哈」
  只能意淫下后要面对现实世界。
  在青铜古门右边,居然是一副惟妙惟肖的壁画,壁画是画着一位赤身裸体长 发飘落到对方脚上的女人,她双手自然下垂笔直的站着,就算壁画上都是斑驳铜 锈,也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
  女人拥有一双百公分以上的笔直修长细嫩美腿,匀称没有臃肿肥胖感,美腿 微微张开,一对没有穿鞋光着脚丫子虚空踩着。
  我费力的抬头往上仔细看,壁画中的女人胯下无毛发,小蛮腰上是两个高高 凸起的乳房,五官带着浓浓书卷的气息,有些朦胧具体看不清她模样,只是一头 到脚的超长乌黑秀发,给人很大的映像。惟妙惟肖的刻画,仿佛女人是真实存在 着。
  我傻楞目光炯炯的注视眼前的壁画,自然的走到青铜古门前,伸出小手轻轻 抚摸着女人的脚踝,入手甚至感觉女人肌肤的柔软顺滑。
  「你真美,是你把我带到这里吗?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个奇怪 的大秦世界?」
  这么傻的事情我从前是从来不会干的,不过如今我的三观是重新构造,什么 事情都有可能干出来。
  几个呼吸后,壁画内的女人居然凌空走了出来,而青铜古门上的人已经不在, 而是凌空漫步走到我面前,白玉般诱人的玉足轻飘飘的落在我正对面。
  女人依旧没有穿衣服赤身裸体,她有着一米七以上的身高,一对笔直细嫩白 皙的美腿就比我长。女人五官也终于能够看清楚,是一张怎么样的脸了,第一眼 看见只会注意她的眼睛,一对好像有着无尽知识博大精深的眼睛,就仿佛没有她 不知道的,有神的眼睛、细长的眉毛、小巧鼻子、红红的嘴唇、雪白投着红晕的 脸颊,整个五官搭配起来精美绝伦,无法确定她的年龄,从她眼睛内可以说是个 一百岁的长者,从她外表看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
  就算她在我面前赤身裸体,可是看见她提不起任何亵渎意念,看向她如看一 个渊博的老者,更准确的是包罗万象的一本书。女人表情柔雅恬静,给人一种书 卷之气要化为实质扑面过来,充满智慧的眼睛也注视着我。
  女人胸前一对乳房不是特别大,不过却坚挺圆润白皙,无论乳头乳晕都很诱 人,两个乳球如镶嵌在她胸前,走路也不会产生震动吧。
  如水蛇腰的光滑小腹,肚脐眼很小也很可爱,而她大腿根部那神秘的三角地 带,总是吸引我的目光,没有任何乌黑阴毛,只是一道细缝在她胯下,阴户不大 也不厚,不过布局很均匀,大阴唇外形也漂亮美观,貌似除了她一头乌黑秀发和 眉毛外,身体没有任何毛发再存在。
  「我是天书颜如玉,你好主人」
  女人颜如玉语气带有女性的特有磁性缓缓说,没有把我当做小孩字的态度, 她如沐春风的讲话,就算一个满嘴说脏话的人在她面前,也会自然的文明起来。 
  「你好,我是陆贤铭,主人?到底什么情况?俺文化不高可不要骗俺」
  「我是天书、书灵颜如玉,天书是天地未开混沌之时孕育之物,记载着历史 长河发生的一切事情,是每任天地之主仙帝的凭证」
  等了半分钟后,颜如玉依旧没说下文「继续呀?」
  「主人抱歉,我暂时只知道这么多」
  其实莫名其妙的穿越甚至无故得到修行功法,这一切都已经让我隐约知道自 己有那兽皮天书,它随着自己灵魂穿越,也许在自己身体内,不过只是猜测从来 没见过,而如今也确定天书已经属于自己,至于颜如玉说的仙帝之凭证,那都是 虚无缥缈的事。
  看来天书不止是修行功法,而也许是冰山一角。
  「那我是怎么穿越?我妈妈吴玟萱怎么样?」
  「是你自己带我们进入这个世界,你原本就属于这里的,主人母亲吴玟萱身 体被玲玲九宝佩保护无事」
  「萱萱没事、没事,真的太好了,她现在在哪里?我要见她见她」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